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那个大眼睛男孩  

2011-05-01 18:01:31|  分类: 轻轻一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那个大眼睛男孩 - 俊朗的阳光 -    临 街 的 窗

 

2011.05.01  天气:晴朗  心情指数:淡淡的忧伤   气温:舒适宜人

 

 

 

 

 

 

 

 

 

十五年前,我们相识。

我们像很多开始独立生活的年轻人,依靠每月480块钱的薪水生活,不舍得花,每月还有一点小积蓄。

我们同租两间小民房,每月75块钱的房租,两张床,他在那头,我在这头,中间是一个支起来的小桌子,有把菜刀,没有锅碗瓢盆。

门外有个小平台,几个破碎支离的小花盆,种着西瓜,种着葫芦,栽着不知名的从没见过它开花的花。

我们夏夜里经常光着脊梁穿着裤衩坐在平台上,和那些已经忘记名字模样的朋友同事,喝扎啤,吃西瓜,聊天,赶蚊子。偶尔有人会弹吉他,有人会吹口琴,有人唱歌,只是这样的时光太短,总会被房东或者受不了吵闹的房客骂进屋里去,因为我们闹的时候经常在子夜一两点。可是我们不闹没有事情可做,屋里太热,没有空调没有风扇,我们也没有女朋友,我们大把的精力无处释放无处安眠。尽管我们不知道前途在哪里,但也不知道忧愁在哪里,因为我们手里握着大把的时光。

有时光就有一切对吧。所以不必忧伤。

可是我的兄弟,某一天开始了忧伤,因为他喜欢上了一个小女孩,安徽的,姓王,个子不高,小脸盘,大眼睛,小嘴唇,很白净。

我的兄弟很帅气,模样长得像郭富城,喜欢唱歌,喜欢唱黄安的歌,喜欢吹口琴,会吹笛子会弹吉他。

小女孩也很喜欢他,可是小女孩不爱他,小女孩要找一个有钱的人,我的兄弟没有钱。

这样的爱情注定不会有结果,我的兄弟经常夜里躺在床上唱歌,唱黄安的歌:明明知道相思苦偏偏为你牵肠挂肚,还有那个什么东南西北风,什么新鸳鸯蝴蝶梦。他唱着唱着,唱着唱着声音就哑了。

我的兄弟就这样日夜憔悴,看着他痛苦我心里充满忧伤。可是我没有经验,我帮不了他。我从此不喜欢那个女孩,不喜欢那样的女孩。可是女孩也没有错,人家找个有钱人好好过日子也是对的,可是这话我没法跟兄弟说。

小女孩最终找了个有钱人,据说是有钱人,据说后来散了,据说……那都是后来的事。

我的兄弟痛苦的不行,某一天,深夜了他还没有回来,我四处找不到他,我知道他一定是为失恋痛苦,可是他在哪里呢?那时我们没有传呼机没有手机,我只能去所有能想到的地方找他。深夜我拖着疲惫回到租住的小屋,抬头看看窗,小屋黑着灯,我的兄弟还没回来。

你会到哪里去呢?

我走进小屋,发现菜刀不见了。

我的心一点点沉下去,我不晓得天明以后我会面对什么。

我不知道明天以后,我的兄弟是不是把那个小女孩杀了他被抓进了局子,还是我在某一个地方,看他静静地安详地躺在草丛里。

我不知道,不知道。我只能静静地坐在黑暗的小屋里,面对着黑暗埋怨自己,我没有看好他,没有理解他的忧伤。

凌晨三点,小屋的门被咣的一声撞开了,我的兄弟歪歪斜斜满身酒气的扑在床上,人事不醒。

第二天我问他去了哪里,他说在楼下和房东喝酒了,菜刀拿下去切肉了。我摸着他的脸蛋说兄弟不能这样糟蹋自己,他说我还能活过来么,我说能的,你的春天还没开始。

我的兄弟命很苦,他是家里的老小,父母已经去了,小小年纪开始独立过日子,原本在老家跟着在盲校工作的二姐学针灸按摩,可是他最终不得不漂流到济南来。因为他的二嫂喜欢上了他,哥哥和他吵了架,他只能离开那个一个人的家,锁了门开始漂泊。

然后遇到了我,然后我们成了朋友,成了兄弟。兄弟哭过鼻子,有两次,都是因为我。某一天我因为不顺心独自坐在屋里喝白酒,他坐在门外吹口琴,后来,我就吐了,他一边打扫,一边端着脸盆接着我吐的东西,默默地,没有一点声息。我抬起头,看见他泪眼模糊地望着我,我摸着他的脸说:小郗,不要这样……然后就睡着了,冬天,正午的阳光很暖和。

对了,我的兄弟姓郗(读ci),济宁人。

我们的小屋很简陋,很寒酸,但是我们弄得很漂亮,玻璃弄成了小花窗,墙上装了小彩灯组成的帆船,到了夜里我们只开小彩灯,吸引的房东和房客们都来参观。那个时候我学会了吸烟,躺在床上看着墙上的小彩灯感觉很温暖。

后来,我们搬出了出租屋,我还是一个人,他还是一个人,不,他又认识了一个女孩,叫韩冬。他和韩冬,似乎也就那么不了了之了。

我最后一次见我的兄弟,也是多年前了。

那天,冬天,有人和我说外面有人找你。我走出办公室望见了我兄弟,西装革履满面春风,怯怯地望着我。可是为什么我的心是那么痛?我已经快一年没有他的消息了,我不知道这一年多他过得怎么样,因为我找不到他了。但是那一眼想见,我知道他混得还不错。

多年后,我想,他大抵是想着混好了再来找我吧。但是在那之前,他能找到我,我却找不到他,只是他不来找我。

多年后,我想,若是放在今天我定是能理解他的,也不会再有那么大的火气,经过了太多,包容的多了,火气就小了。

可是那时候我不这么想的,我想我是哥你是弟,教训他是应该的,走了那么长时间音信全无,怎么就不想一想别人的感受呢?重要的,我怕他学坏。他是来请我参加他的生日宴会请我喝酒的,不就是卖弄吗?不就是有几个钱了吗?我武断地训责武断地告诉他,别再来找我,你再不是我的兄弟!

我的兄弟哭了,可是我的心硬起来便没有回旋的余地,他再来找我,我也没见他,那次是我们最后的相见。

三月,似水如烟,四月,鲜花烂漫。

我们吹着风,迎着春光,曾经从金鸡岭爬到千佛山。

五月,我们曾在热烈的阳光里吃着雪糕趴在大观园的过街天桥上数桥下黄面包的出租车。

六月,我们一起坐着四路公交车去看黄河。

如今,大观园的天桥早没了,四路车的路线还没有变,但已经很多年不坐了,泺口北也建起了高架路,黄河大堤被围成了公园,也已经多年不去了。很忙,忙的再没有那样的时光,很忙,忙的再没有那样的快乐。

很忙,忙的把我的兄弟弄丢了……

今天,我看着照片眼睛湿润:想必如今你也该为人夫为人父了罢?

我多想你有缘能看到这篇日志啊。你若看到,也必会知道我思念的是你,你也必会来找我,是么?

十五年了,我的兄弟你在哪儿呢?

 

 

  评论这张
 
阅读(1445)| 评论(1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