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出尘入世说荷魄  

2010-07-08 20:00:21|  分类: 修身齐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出尘入世说荷魄 - 俊朗的阳光 - 阳光小镇.临街的窗

 

 

 

 

 

 

 

 

 

 

 

2010.06.08   天气:多云.   心情指数:(原创)出尘入世说荷魄 - 俊朗的阳光 - 阳光小镇.临街的窗   气温:25~32

 

 

  

(一)说荷

家里养得几株清荷,置于小书房案侧窗边,某日朋友见之啧啧赞叹,羡慕不已。完毕说些闲话,依然从荷说起,探讨起一个话题来:荷为什么不“良禽择木而息”生在清澈见底的小溪边或水面宽广的大河边,偏要生在污水泥塘里呢?

好在我们都不是搞生物的,说来说去讨论不出个所以然来,最后只好稀里糊涂的归纳为荷是喜欢污泥臭水的,若不它就长不出叶开不出花来,这是造物主安排的,谁也改变不了,故而本性如此。

但这似乎和它高雅的情操没有关系呀,再者,从另一方面说,这不更能衬托出荷“出污而不染”的可贵之处吗?很多选择在清溪边生长的植物倒不少,可看来看去也没有一种比荷更清雅脱俗的,由此可见生在哪里长在哪里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骨子里的基因决定了品质。

 

(二)说隐

推而及之,我不喜欢这样的一些人,一旦不如意,一旦觉得自己与当世政道不和便要去隐归山林或蜗居不出,实在是说不出的窝囊。

一个男人,生在这世上就应该建功立业。安邦定国是业,一家老小过的殷实滋润也是业,功业有大小之分,能力有强弱之别,却断无可有可无之理。可有的人他就能打着愤世嫉俗的幌子自视清高,不是这里挪那里,就是憋在窝里什么也不干,连三分薄地都不愿种,整个游手好闲靠救济吃饭,一边思想痛苦着喝酒,一边清泪清谈牢骚满腹顾影自怜,及至最后酒没了,饭没了,饿死。那又是何苦,既如此,当初学那些知识作甚?来这世上走一遭又是为甚?

请原谅我以家雀的目光来疑惑这些鸿鹄高远的志向和令我仰不可及的精神之塔吧,并容我再疑惑一下,这样的人,从大里说,可否算是对社会放弃责任,寻求自我安逸的自私人生态度?从小里说,可否称其为懒汉?堕汉?

中国古代有种活法叫“归隐”,好像现在有些人,特别是有点小情调的知识人,还是很钟情这种活法,且不说“隐”是有标准有阶级的,至少是,有一点名望的人才能谈得上隐,像我这等小百姓不用隐,放在聚光灯底下都未必能出彩,若是这“隐”的后面再加个“士”,那隐的高度又提升了一个档次。这其中那些能著书立说、开馆授徒或以其他形式对社会有益付出的人是不能算隐的,那只能说一个人自谋职业,选择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和生活状态。而另一些待价而沽、以退为进等待时机或调整修养的人倒是算得上隐,不过他的隐是有目的有底线的,而不是颓废或茫然无措。鲁迅曾写过一篇《隐士》,指出古代的隐士必须拥有“悠哉游哉,聊以卒岁”的物质生活基础,否则就“隐不成”; 再则归隐也并非为了清高,而是为了保护那块“噉饭”的招牌罢了。

由此可见,“隐”需要资本,也很难能够完全的做到,生活不是罗曼蒂克不是乌托邦,必须要去面对现实,窃以为“归隐”一说不必欣赏。

从另一个层次上说,更需理解的去看待现实,找准自己的位置,淡待功过得失的必然性。

 

(三)屠羊说

曾国藩给他弟弟曾国荃写过一首诗:“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

诗里面提到了“屠羊说(通假字,读‘悦’)”这个人,这个人是楚昭王时一个卖羊肉的,楚昭王因与吴国战败出逃,正巧在路上碰到了屠羊说,屠羊说便一路上照顾他,并给他出了很多主意,后来楚王复国,派大臣去问屠羊说希望做什么官,屠羊说推辞不做,并且这中间说的一些话让楚王感触很深,越觉得他是个人才,连请了三次,屠羊说坚决不受,依然去闹市里摆他的摊子卖羊肉。这是庄子《让王篇》里的故事,有人称屠羊说为隐士,未必是恰当的。屠羊说本来就是卖羊肉的,现在依然去卖羊肉,何“隐”之有?他只是明白自己的生活底气,找准了自己的生活状态,在闹市里做一份自己乐得其所的工作罢了。

曾国藩写那首诗的背景是曾国荃占领了天京城,刚平定了太平天国不久,兄弟二人被赏加太子太保衔,赐封一等侯爵,斯时显赫与危机并存,因而这首诗含有劝诫之意,意思是说虽然现在我们位列侯爵但批评诽谤的人也很多,这世上的事就像秤盘一样,不是这边高就是那边低,这一刻被捧在天上也很难说哪一刻就跌落尘埃,看开了也就没什么大不了的,应该像屠羊说那样,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恪守最初的本质,不必将过往看得太重。太虚,即道家学说中的空寂,道大而虚静。换句话说,即保持一颗平常心。

平常心不是无为,而是无谓,是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的专注态度。

这一点上,还是要说曾国藩和屠羊说。屠羊说之所以能三次拒请,是因有自己的生活态度,无欲即无谓,他只关注自己的羊肉新鲜不新鲜,能卖钱养家不赔本即可,其它的与他无关。曾国藩,有次给他弟弟写信时写了“难禁风浪”四个字,“风浪”乃宦海之大忌。既然难禁,那就索性不禁,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大的坎坷和挫折经受不住,又怎能取得更大的成就。曾国藩与屠羊说虽然追求的东西不一样,但都在“污泥”处:一个在闹市,一个在宦海。然而他们的生活态度是相同的,既:我心有主,坦然处之。这是一种专注,是对待生活的刚。

看人涵养,群行、群止看识见,懦弱无刚是男人最大的耻辱,然,刚而无锋,不露刃芒,这是内心的修炼,与外界无关。

简要之:笃定。

 

(四)荷魄

当今之世,为民者流行的是拜金价值观,为吏者崇尚的是政绩价值观。

是以,民为金见其勇,吏谋绩叹其胆,乃至读书看报关乎于此的奇谈怪闻无时不有。当商人被冠以社会精英、财富英雄的头衔时,“财主”二字再也不显得土气,所谓成功,便是金钱的成功。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所有官员都在忙着造城、造势,围着GDP努力,至于自然的报复,非人力可避之,所谓成功,便是连升三级。民间笑贫不笑娼,官场讥顽不讥媚,世事万象,古往今来,皆如这般。

然,说这些既非厌世避尘,也非徒然愤青,名利二字,你我凡人任谁都避不开离不了。

而,荷之魂魄也恰在于此:如何在酒红灯绿的喧嚣里容得下名利二字。

有句老话叫艺多不养身,贪恋太多会让人迷乱,成不了事;同样,在意太多也会让人迷失,找不到根基。天道有三恶,第一恶就是盈,凡事凡人,都不可能是十全十美的,若是一定要寻求圆满,到头来大抵是烦恼二字,抑或颓废二字。

若说尘世如污泥,那倒不如学学清荷的品性,改变自己所能改变的,保留自己所能保留的。人在江湖不是身不由己,而是心里有没有己罢。

一个人,心里没有净土,哪里又是清尘所在。荷之魂魄不正在于此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71)| 评论(8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