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小民很无奈  

2010-11-03 21:04:24|  分类: 轻轻一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小民很无奈 - 俊朗的阳光 - 阳光小镇.临街的窗

 

2010.11.03  天气:晴     心情指数:(原创)小民很无奈 - 俊朗的阳光 - 阳光小镇.临街的窗    气温:5℃~17℃

 

 

 

 

 

 

 

 

 

《飘》里面说:土地是世界上唯一值钱的东西

 

最近,偶的电脑桌面很热闹。

我想这种热闹很多朋友也是见过的,只要电脑开着机,甭管你正在忙活着啥,说不定哪会就会弹出个小窗口来,今天可能是A软件弹出的,郑重警告B软件盗窃用户机密,明天可能弹出的是B软件的声明,严正声明A软件忽悠群众,后天呢,可能是C软件发表的告全民书,只有它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如此种种,刚开始,让咱这小民很彷徨,很无助,左右望望,实在不知该听谁的。

有道是,凡事就怕泛滥,有道是,凡事就怕失去了内涵。这样的窗口多了,就好比吵架吵急了一样,彼此都开始口不择言,A骂B无耻,C骂B流氓,B骂A霸道……周而复始就像泼妇骂街一样,直接把你这桌面当成了擂台,踢了你的菜,撞翻了你的摊子,占着你的地儿骂街发泼,你想插个话让它们到别处打都插不上嘴。只有傻呆呆地靠着墙根站着。

不过,这时间一长也算看明白了,原来网络也很江湖,原来大家都是绿林好汉,原来大家都是光明磊落为民除害,好哇,咱给鼓鼓掌。鼓个P!人家才没将你放眼里呢,众人泱泱皆为利来,打的实质是利益,吵得目的还是利益。闹半天这伙人都是强盗,占着咱的桌面咱的资源咱也没办法,偶就是那板上肉,小民很无辜。那它们就打吧,吵吧,就像民主政治一样,闹疯了总会有一方把那一方的胳膊卸下一条来,另一方也会把这一方的手指剁下一个来吧?嗯,如此最好,咱还能捡点漏子赚个小便宜。

唉,就怕它们某一天不打了,和气一团闷声发财,那样咱就没啥漏子可捡小便宜可赚了。

不过,似乎这种抱成一团的可能性不大,虽说冤家易解不宜结,但梁子既然结下了,江湖情仇岂是那么容易化解的。而这“情仇”二字又是什么呢?

《飘》里面说过一段话:“世界上唯有土地这东西是天长地久的……凡是身上含有一滴爱尔兰血的人总是把他们所居住的土地当作自己母亲般看待的……唯有这东西是这得忙碌的,值得战斗的,值得拼死的。”

得地盘者得天下,有地就有利,没有地盘,P都不是。

IT大佬们争得无非是地盘而已。

 

《资本论》告诉我们,为了土地,有些人是甘愿上断头台的。

 

老实说,中国的老百姓是很宽容的。

很多事,小民都无奈的习以为常了。

比如说,江苏的一个副局长退下来后据说财产超过1.8亿时,听了也没多大震动,可能是人民币升值太快,钱毛了的缘故,这点钱算啥啊。反倒是,看到湖南一个公安副厅长据说因贪污600万被双轨的新闻,引来了网民的嘘声一片:那么大的官贪污这点钱还算贪吗?你说老百姓有多宽容。

官场如此,商场也是一样。当三鹿奶粉的阵痛过去以后,再看前几天发生的“伊利”和“蒙牛”喝奶性早熟的故事也不过尔尔。且,多大点事啊,小民们终于明白了,无论商业巨头自我标榜的多高尚多纯洁,是西装革履的先生也罢,是珠光宝气的妇人也罢,相互褪了底裤原来也就那么回事。

所以说,网络上IT巨头们不顾颜面的相互揭短骂仗为了利益争地盘,实在不值得大惊小怪,至少属于君子动口不动手。可现实中当我们见多了被困孤岛一样的钉子户,听多了房地产商明目张胆的往拆迁户家里放蛇放火,看多了因为强拆强卖不惜以身自焚的事情后,也像看多了香港的警匪片、听多了矿难埋人一样增强了抵抗力,见怪不怪,有些麻木了。

如果某一天上面的这些事蒸发了那才是奇迹。

反倒是一则颍上县社区书记朱志恒希望新城区开发公开竞标,由此得罪了人而引发6岁的儿子被卡车碾死,自己遭到恐吓、围攻,被迫走上逃亡之路的新闻令人感叹。

感叹也只是感叹是谁把开发商培养成了恶势力,感叹也只是感叹羊群里怎么就跑出个骆驼来和开发商较劲,感叹也只是感叹这人官太小了。要不,还能感叹什么呢?

马克思在《资本论》上说:“一有适当的利润,资本就会非常胆壮起来。只要有10%的利润,它就会到处被人使用;有20%,就会活泼起来;有50%,就会引起积极的冒险;有100%,就会使人不顾一切法律;有300%,就会使人不怕犯罪,甚至不怕绞首的危险。”

当土地开发不再仅仅是商人的房地产暴利,不再仅仅是催化物价膨胀的源头,而成为官员随手一划就是就是一片钢筋水泥的垃圾政绩,而成为支撑地方财政的重要支柱时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艾青说: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多少年,我们都已经习惯了做顺民。

多少年,我们依赖着这片土地生活。

六十多年前,先辈们高举马列主义的旗帜,以无产者的身份高呼着打土豪分田地的口号缔造了新政权,让无数的老百姓有了自己的土地,我们称之为“新中国”。

可今天,一场让农民“上楼”的行动正在全国20多个省市轰轰隆隆地进行,各地目标相同:将农民的宅基地复垦,用增加的耕地换取城镇建设用地指标。宅基地转化后的增值收益,被权力和资本“合谋”拿走。农民则住进了被选择的“新农村”,过着被产生的“新生活”。

要知道,宅基地使用权虽然不是所有权,却是农民依法享有的权利,但是在这里说这话又有些好笑。不是么,在一些当政者看来,这个“权”这个“法”是何其的脆弱,官威不仅能压死人,更多的官员是把自己看成了老百姓的衣食父母,不然江西万载县委书记也就不会说“如果没有我们这些县委书记这样干(拆迁),你们这些知识分子吃什么。”这句话了。

这话听着觉得雷人,其实一点也不。这是多么坦诚的一个官啊!没有官话套话,彻彻底底说了句大实话。他至少说明了两层含义,广义地说:普天之下,都是这么干的,知识分子都在“土地财政”的锅里舀饭吃;而狭义地说,是指面前这顿好酒好菜,也是卖地的银子置办的,你看着办吧!

这难道不是卖地财政生动的诠释吗?农民“被上楼”事件的本质正在于一些地方政府基于土地财政的考虑,间接地剥夺了农民的宅基地使用权,其中的收益落入了地方财政的腰包。

只是从此农民没有了自己的房子,没有了宽敞的院落,平时用的农具放到哪里,难道让他们把拖拉机开到单元房里?再者,没有了农民种地,不是知识分子吃什么,而是13亿人又将吃什么?农民“被上楼”,靠打工的收入仅仅能支付各项物业开支,以后如何提高生活质量,困在水泥围城里一辈子都没有出来的可能!

今年两会期间,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陈锡文指出,在这场让农民“上楼”运动的背后,实质是把农村建设用地倒过来给城镇用,弄得村庄稀里哗啦,如不有效遏制,“恐怕要出大事。”这话不是没道理的。

再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无产者还会站起来。

 

六十年前诗人艾青曾写过一篇诗《我爱这土地》,不知诗人地下有知,看到今天的情形是否还会再写一首《我爱这土地》?

现在就让我们来重温一下这首诗吧:

假如我是一只鸟,   

我也应该用嘶哑的喉咙歌唱:   

这被暴风雨所打击着的土地,   

这永远汹涌着我们的悲愤的河流,   

这无止息地吹刮着的激怒的风,   

和那来自林间的无比温柔的黎明……    

然后我死了,   

连羽毛也腐烂在土地里面。   

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   

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原创)小民很无奈 - 俊朗的阳光 - 阳光小镇.临街的窗

 

 

 

 

  评论这张
 
阅读(1020)| 评论(7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