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Happiness!!!!疯人院  

2009-10-08 01:37:57|  分类: 午夜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Happiness!!!!疯人院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2009.10.06 (疯了,应该是7日)      天气:晴  心情指数:(原创)与疯为伍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气温:15℃~24℃

 

 

 

 

 

 

 

 

院子很大,很干净,院墙很高,高的几乎看不到外面的世界。

是的,如果把世界分成两重,外面的是现实世界,而我们所在的这个世界自然就是里面的世界,虚拟的世界。

虚拟与现实,怎么说呢?就像你说疯子是疯子一样,他并不认为自己是疯子,你觉得他的神经不正常,那么他也会觉得你的脑瓜不灵光。

现在这里很安静,空旷的院子,和墙外的喧嚣形成对比。

四爷正独自靠着墙根晒太阳,痴痴地样子。我溜达过去踢踢脚尖:“呆呆,你在干嘛呢?”四爷翻起眼皮看了我一眼继续发呆,然后托着脸自言自语地说:“我在想我怎么才能聪明起来。”一会,又莫名奇妙地看着我说:“你知道么?我女儿说她是我下蛋下出来的!你说这是真的么?”我神秘兮兮地说:“当然是真的!你知道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其实都不是,世界上应该是先有人,人是万物的主宰,只有人先从蛋里出来才会有一切!”四爷看着我眨巴眨巴眼睛,点点头又摇摇头。这个问题很大,一句话两句话我无法解释清楚,要等大家伙来了一块讨论。

我也靠着墙根坐下来,望着院墙上的狗尾巴草在风里向左摆摆,向右摇摇。

在大家都不在的时候可真安静。

但你不要以为这里不喧闹,那天,老衲的徒弟在太阳底下给他师父晒袈裟的时候,翻出几个虱子来,他三口两口就吃了,引得大家在后面追,围着院子跑啊跑。那天的风真轻啊,小叶子站在院子中间咿咿呀呀地拍着手唱歌:“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来到……”突然她直勾勾地望着一只飞过来的蝴蝶,然后跟着蝴蝶跑起来:“鱼儿,鱼儿等等我!”桃子也站在院子中间的,穿着棉袄转着圈:“热啊,我热啊!”我在心里摇头叹息:傻孩子,夏天里穿棉袄能不热么?对了,桃子喜欢说这句话,见了人不是叫孩子就是叫大叔。我想她是真疯了。

院墙上的狗尾巴草在风里继续向左摆摆,向右摇摇。

我到这里已经很久了,已经三年了吧?有些人离开这里又有些人来到这里。

我很想念那些离开这个大院的人。比如,原来这里有个说书人,他明明是说书的,可偏偏自称听书人,经常给我们讲故事,经常扮成发狠得样子踢人家的门,砸人家的桌子。有个叫红酒的,喜欢喝酒,喜欢闹事,喜欢和听书人结帮踢场子耍横,喝醉了还唱歌:“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我们都是向阳花,阶级斗争是钢,我们都是木……”还有个高中老师,是个中年人,戴一副近视镜,文质彬彬很憨厚的,平时他在这里负责播音,他喜欢拿着砖头垒墙,一手拿砖一手抹泥,时不时的将近视镜托一下,不紧不慢的。他自称白帆,他说:“我终将有一天离开这所院子,让风吹起我理想的白帆,啊,向着那大海一路远航,啊——”他这样抒发感情的时候就忘了垒墙,他将砖头举的高高的。每当这时我们就躲开了,疯子也害怕砖头。

现在,他真的离开了大院子,带着他的理想舞起白帆寻找大海去了。

其实我和他搭档的时候最多,我们都喜欢垒墙盖楼,经常商量着今天在这家门前盖楼,明天到那家门前垒墙,一旦弄出动静被人家开门发觉了,我们就没命的跑,疯跑。

看门最紧的是老衲,老衲是我给起的名字,因为她经常到人家门前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去化缘。后来她也被我们影响的喜欢给人家盖楼,到现在都这样,和一个叫桃子的合伙,一人拍砖,一人和泥。她给自己起的名字叫“小船”。我们这里每个人都会根据自己的意愿取一个名字,当然他人也可以给起名字,但这都不能确定我们的法定身份,能确定我们身份的是统一编号。

比如2306号,她给自己起的名字叫“冷月”,但我们给起的名字叫“小邪”,因为她说自己会武功,她说她家在桃花岛上,我想这一定是她看武侠小说看多了。在她没进这所院子之前。

3003号,她给自己起的名字叫“南方的柚子树”,我们谁都知道她家在大西北呢,大风一吹黄土漫天。但这并不妨碍她的喜好不是么,她说她老公在南方当兵,她有一个女儿胖胖得很可爱,所以她喜欢南方。她是我们这里的火夫,脾气很大,会骂人,饭做的不好吃我们吃不下她骂,饭做得好吃大家都吃光了她还骂,我们每天都要战战兢兢地吃她做的饭。但她对红酒,哦,就是2531号,她对她很好,一口一个姐姐,在红酒没离开大院时食堂里配的酒都被她偷偷地喝光了,也没听见3003骂过一次。

3003还对3040号很好,3040给自己起的名字叫“绿萝”,一个天天生活在童话世界里的人,一会把自己变成兔子,自言自语地念叨:“小兔乖乖,把门打开”,一会又把自己变成“灰太郎”、变成“懒羊羊”。

2607号,没有进大院之前是一个设计师,但现在他是我们这里的诗人,他给自己起的名字叫“思想”,他的确有思想,我们定的报纸他从不对上面的事件发表见解,他常常自言自语发表一些高深的言论,谓之是诗。如果这时候谁答他的话,他就能和人家掐起来,比如和3231号“边缘旋律”、2773号“素素”,走到哪里掐到哪里,弄得鸡飞狗跳。

每当掐得不可开交,边缘旋律就说:“我是进了你们的王国才学会了你们的语言,我容易吗我!”

是,不容易,大家都不容易。进了这个院子谁都没肃静过,不在外面的世界喧嚣,就在里面的世界吵闹,唯一不同的是在这个世界里面都是疯子,我们不会为了现实的利益你争我夺、勾心斗角,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一个自己的童话。没有心机地说过了,闹过了,会有一小段时间的安静,然后又会因为某一个人的某一个话题开始新一轮的闹腾,嗷嗷地彼此起哄。

天天会有小镇上的人在这所院子门口观望,他们看不懂也闹不明白为什么我们会这样闹,他们的目光有的忧郁、有的好奇、有的不屑、有的同情、有的黯然、有的惊讶。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因为这里是疯人院。

这就像现在网络里流行的一种游戏,有人种菜园子、有人偷菜、有人抢牛一样,没有人看得懂他们在搞什么。为什么平时争名夺利的人就喜欢做农夫,为什么平时文质彬彬的人就做了强盗……

我痴痴地望着院墙上的狗尾巴草,它们在风里摆啊摆,摇啊摇。

又一个疯子贴着墙根溜过来了,她一直在挂心着她的股票,一直念念不忘的是如果股票不赔钱就可以买汽车了,她是被钱疼疯的。现在,她又开始念叨了。2031号、5068号、1001号……紧接着他们就被吸引出来,开始新一轮的起哄……

有人悄悄地从喧闹的人群中挤出去,咣咣地摇晃着大铁门。

咣当一声铁门打开,吵够了闹累了的人走出去,又有人叫着喊着从门缝里挤进来。

小镇上的这座疯人院,从来不曾平静过。

我在这里呆了多久了呢?

或许有一天我也要离开这座疯人院,但是别难过疯友们,我会记得你们,记得这座疯人院。在我这样想着的时候,找来一个石块,在墙上写下了这段疯话:

跳舞吧,如同没有任何人注视你一样;

唱歌吧,如同没有任何人注视你一样;

去爱吧,如同没有受过伤害一样;

去疯吧,如同明天是末日一样……

 

 

 

 

 

后  记:

嬉笑杂侃,信笔涂鸦,所牵扯博友皆为喜欢在小博评论里 “盖楼”的“疯子们”,故不在此列的博友均是没疯的、将疯的、病愈出院者、小镇过客等,文中之内容并非实际,看过一笑了之,切勿当真。

估计这文......群疯们还要盖一阵子楼,偶就不掺和了,给你们记个日记吧。

疯吧,疯吧,群疯们!广大天地,大有作为,只要别把偶群殴了就成.....

还没说完呢,这是谁扔的黑砖?!

也太狠了....也太有劲了~你是练铁人三项的吗?

多亏没砸偶脑门上..

………

 
  评论这张
 
阅读(1002)| 评论(19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