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魏晋名士的风流事   

2009-06-18 01:04:3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魏晋名士的风流事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2009.06.18  天气:晴   心情指数:(原创)魏晋名士的风流事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25℃~36℃

 

 

 

 

 

 

 

 

 

(一)卿不多情

 

世上男人很少有不好色的,当然,好色的形式方式各不相同,层次不一。

比如说这位,阮籍(210年-263年),他喜欢女人的方式很奇特,隔壁人家有个少妇他很喜欢,他有事没事的到人家里串门子,他也不动手动脚,不出言调戏,就爱和小妇人说说话、聊聊家常看看小脸蛋。大家都知道的,这先生喜欢喝酒,去看小妇人他也忘不了自己的酒葫芦,和人家一边说话一边自个喝酒,全当茶水润嗓子了。还经常喝醉,喝醉了就像小猫一样,在小妇人的裙子边,脚跟下眯一会,痛快了还能打起小呼噜,只不知他在梦里是否也如周公梦蝶般与小妇人缠绵一会。你说遇上这样的邻居,是不是够烦心的,你对他冷下脸子来吧,人家又没招惹你,再说又是个名士,是个文化人,你能把他怎么着?

也说不定那少妇也是满心欢喜的,这么一个有才的人,他又不索取什么,能陪着说说话解闷儿,相看两不厌,不也甚好么?若不,又怎能容忍这个醉汉猫咪一样的睡在她石榴裙边。

阮籍就是这样的人,好色而不淫。有一个姑娘,年方二八,他本不识得人家,但因长得不错就留意了。这姑娘和一个小伙子爱上了,马上就要做新娘的时候结果暴病死了。哎呀把个阮籍心疼的呀,那叫个悲伤!出殡那天他到底是跑那女子棺材前哭了一场,这场哭不是一般的哭,直至肝肠寸断,痛不欲生,不知情的还以为是他老婆死了呢!好像这两口子生前很恩爱,应该是举案齐眉、比翼双飞的那种,如今一个先走了一步,把这一个留在孤苦红尘里,所以他伤心欲绝……

唉!你说若是一个女子遇上这般怜香惜玉的男人,又该怎么处?真不知是该幸福还是悔青了肠子,多情到这般地步也算是登峰造极了吧?不,还有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那就是他侄子阮咸。

阮咸喜欢上了她姑姑家的一个丫鬟,不知是这丫鬟穿低腰裤让他瞅见了半缕春光,还是超短裙里那一双细细白白的秀腿让他过目难忘,总之是搅乱了他心思。曾有人出过一道题,问男人“红袖添香”和“教小妾认字”更喜欢哪个,结果大多数男人选择了“教小妾认字”,这很能说明男人选择女人的倾向性,高雅与实际比起来、欣赏与崇拜比起来,显然后者更胜一筹,可能那阮咸喜欢小丫鬟也包含了这因素,反正是把他迷的神魂颠倒。阮咸他母亲去世的时候,他姑姑带着这个小丫鬟来吊丧,走的时候那小丫鬟不知是因为阮咸慢待了她,还是不愿在阮咸姑姑家干了,反正是没和阮咸她姑姑一起回去,自个走了。阮咸一听就急了,顾不得守灵,借了一毛驴,孝衣都没顾的脱就追那小丫鬟去了……看到这里你一定说,这哥们不是傻子就是疯子。

对!这哥们喝起酒来傻劲更猛。

 

 

(二)疏狂一醉

 

有一次阮咸和众人喝酒,他嫌酒杯太小不过瘾,干脆换了个盆子端着喝。正喝得起劲的时候呼啦啦跑过来一群猪,众人大惊,待将猪们赶跑,回来一看一个个笑得前仰后合:那阮咸正和一只漏网的小猪对着盆子喝酒呢!这二位,将盆子放地下,头对头,嘴对嘴,撅着屁股喝的不亦乐乎,那小猪乐得直哼哼,阮咸也在咂吧嘴。

有人说你快把它赶跑吧!阮咸摇头晃脑地说:天地造化万物,原无贵贱之分,为啥不能一起喝啊?说完又热情的招呼小猪:来来来,继续喝!这二位直喝到醉卧在地上,他打个酒嗝,它哼哼一声,阮咸摸摸自己的肚皮,又摸摸小猪滚圆的肚子,同醉同宿,心满意足。

但别以为就这哥们能喝,竹林七贤中其他几位喝起来也是一塌糊涂,就说刘伶吧,这哥们基本上就没喝醉过,他常对人说:我什么时候能大醉一场就好了!他老婆为了他这喝酒没少怄气,这天又听他在那嘟囔着想喝醉,一气之下心想我让你醉死算了!就找了他的几个学生,众人一合力把他丢酒缸里了。你猜第二天一看怎么着?这哥们把酒全喝完了,还意犹未尽的坐在空缸里醉醺醺地说胡话:不是让我大醉一场吗,怎么把我放这里不管了?完毕口中还念念有词:天生刘伶,以酒为名,一饮一斛,五斗解酲……

估计他老婆当场气晕过去。

这刘伶还有一大嗜好,喝完了酒估计内热,他喜欢脱衣服,一直脱得一丝不挂呆在屋里。有朋友耻笑他,他反而说:我以天地作为房屋,以居室作为衣裤,你们干嘛要钻到我裤裆里来呀?

刘伶爱喝酒,老婆管的严,没办法,他到杜康那里去赊酒喝,最后人家找上门来,他老婆接待的。还没等杜康说完,刘伶他老婆拿了把菜刀出来:你还来要酒钱呢!我这天天管都管不住,原来都是你背地里勾引着他喝酒,我先给你一刀再说,我让你要酒钱!但这也管不住,刘伶天生就是酒虫,若不然也写不出《酒德颂》来。

有次他外出,后面跟了个童子扛着锄头,别人觉得奇怪,就问那小孩:你扛着个锄头干什么呀?那小孩笑嘻嘻的朝着刘伶一指:醉死了好埋呀!可见其好酒到了何种地步。

要说起竹林七贤的智慧来,没一个差的,却偏偏都是些狂士,行事不拘小节,大都随着性子来。但狂士也爱财,比如说王戎(234年—305年),他家里有一棵杏树,结的果子特别甜,又特别多,吃不了怎么办?拿出去卖。但他让手下人出去卖的时候把每个杏子都用针穿了一个孔,为啥呢?这样就把杏核破坏了,发不出芽来,如此人家就只能吃他的杏子而不可能种出他家那么甜的杏树来。你说他缺钱吗?他那时候都是大将军、中央组织部长了,受贿也不少,这几个卖杏子的钱连九牛一毛都不值,他就是小气,财迷。

话说他有个侄子要结婚,本来他是送给人家一件衣服做贺礼的,结果人家结婚以后他又把衣服要了回来,就小气成这样。并且这人还有一大喜好,喜欢数钱,每天晚上自个趴灯底下拿个算盘算计,今天进账多少,出去多少,一分一厘的找,算累了笑眯眯的看着一大堆银子,心里那个乐啊,那真叫数钱数到手抽筋,七贤之中再找不出比他还苟媚取宠、热衷名利的人物了。但这人也真聪明,他小时候,六七岁吧,和小伙伴们玩的时候看到路边有棵杏树,上面结了很多杏子,小伙伴们都争先恐后的上去摘,就他一个人在那站着看。有路人经过,问他:王戎,你怎么不去摘杏子呢?王戎说:我才不去呢,在路边树上结了那么多杏子肯定是苦的!那个人摘了一个尝一口马上吐了:还真是苦的!

在当时琅琊(现山东临沂)王氏是大族,与阳夏谢氏,并称“王谢”,而王谢几乎成为三国两晋时代高门大族的一个代称。王氏出的俊才也真不少,若说王戎知道的人可能不多,但说起另一位来大家都熟悉:书圣王羲之。要说起来王戎还是王羲之的本家叔伯。但王羲之的老祖可比王戎有骨气,他的远祖是汉献帝时的王吉,在当时的中央人大里当官,因为看不惯官场庸俗一气之下打铺盖卷回家了:去你奶奶的,老子不伺候了!这话扯远了,咱再回头说七贤。

 

(三)梦避尘离

说起嵇康(224年—263年),就不能不说说他那篇流传千古的《与山巨源绝交书》,这可能是至今最叹为观止、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交声明了,至于现在那些娱乐八卦中艺人互骂、文人相轻的段子,根本就没法和这文章比较,不是一个级别的。

这封信写得,排山倒海、行云流水,博古论今、思路清晰,逻辑通透、指桑骂槐、含沙射影、势不两立,直骂的石涛汗流浃背,估计整个首都洛阳城就没有不知道这事的。你说石涛这么大一个官,都做总理的人了,你让他把脸往哪里搁?嵇康不管,他压根就没琢磨石涛那老脸(四十岁才开始做官)的茬,反正丢不死你就行。

这事说起来真是滑稽,石涛升官了,觉得他现在的职务让嵇康来做比较合适,就向皇帝推荐了一下子,你说你不愿当官也就算了,值得把一个老朋友骂上这样吗?嵇康就做得出来,他一听这话就火了,这简直是侮辱他的人格!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嵇康怎么说也是曹魏的皇亲国戚,岂能让司马氏差遣?于是就骂上了,此信一出,两人算是划清了界限:你走你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关道,各不相干!

嵇康就这样的人,权势?他才没看在眼里呢!有一天,司马昭的心腹钟会去见他,他连眼皮都不带翻一下,照旧里和向秀在那打铁。这向秀也很逗,故意把个风箱使劲儿拉,一边拉还一边学驴叫,旁若无人。你想想这场面就有意思:不远处是穿的绫罗绸缎的高官垂手肃立,近处是两个光着膀子满头大汗打铁的人,叮叮当当之中还掺杂着驴叫,你说让谁谁受得了这冷落?钟会好没趣,讪讪转身想走,这时候嵇康才停下来,拄着锤子冷冷地说道:和所闻而来?何所见而去?钟会尴尬之极,咬着牙根挤出一句:闻所闻而来,见所见而去!

仇就这样种下了。

得罪了这种当官的如果你有好下场那只能说明他没碰到机会。但机会总是有的,嵇康有个好朋友吕安被他哥哥诬告,嵇康到官府帮吕安打抱不平,结果也被捉起来。他这真叫活该,本来么,你做为曹氏皇权的女婿,现在天下都姓司马了你不老老实实呆着,还跑出来闹事,这不找抽嘛!让你做官你不做也就算了,居然还借着一封什么绝交信嘲弄当官的,辱骂当朝一品大员,看在你是前朝贵族的份上,为了民众舆论着想,不治你的罪也就完了,结果现在又蹦出来,觉着你脖子硬还是怎么着?不抓你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

这时候钟会就出现了,他对司马昭说:嵇康这家伙是条睡龙,现在不借着机会杀他等醒了可就麻烦了!有句话叫做“心怀鬼胎”,这司马氏本来就是抢的曹家的天下,哪能叫这条睡龙翻过身来?正好借着你杀一儆百!你嵇康不是名头响吗,你们不是还经常聚聚会吗,谁知道你们那些聚会不是商量什么大计、不是想着成立个什么党?重要的是这个小群体里还有两个朝廷大员:石涛、王戎。纯粹是想拉他们走上反革命的道路!趁你们还没成事先把你这“群首”咔嚓了,看天下还有那个文人再敢对我大晋朝说三道四,有哪个官员再敢结党营私?

河南修武的小山上,竹叶随风舞,米酒香尚在,世间从此不闻《广陵散》,嵇康死了。

同年,阮籍也死了。

 

(四)谁染我衣

 

竹林七贤中最帅、最有才、最刚正不阿的才子就这样走了,终年四十岁。

嵇康有多帅呢?有人看见他的儿子说:这小伙子长得贼帅!阮籍斜眼看一眼,嘴角一动淡淡地说:是吗?那是你没见过他爹!

竹林七贤,性情不一,人各有志,却又有着同样一个梦避尘离的逍遥梦,虽有人在庙堂有人甘愿居陋巷,但朋友间的真挚亲密无间。嵇康把石涛连骂带嘲弄,糟蹋的一塌糊涂,恨不得老死不相往来,然而临死的时候还是摸着儿子的脸,微笑着说:孩子别怕,只要有你石涛伯伯在你就不会成为孤儿……

石涛(205年—283年)没有辜负嵇康的嘱托,最终把他儿子送上了仕途,也算了结了地下兄弟的一桩心事。在这几个人中,石涛年龄是最大的,他和年龄最小的王戎年龄相差三十岁,属于标准的忘年交。巧了,年龄最大的和年龄最小的都做了高官,但论官德、论人品王戎和石涛实在是没法比。王戎之贪、之钻营就不用说了,但石涛不贪,他在地方上当官调京城里的时候,有个地委书记偷偷送给了他一百坯布,到了京城他才知道,退已经退不回去了,他就放那里没动。有一年有人给皇帝打小报告说石涛贪污,皇帝问贪污的啥,那人说他某年某月贪污了一百坯布,皇帝叫来石涛一问,石涛说有这回事!并叫人把那一百坯布弄来,皇帝一看那布上落满蛛网连标签都没拆呢!知道石涛不是贪污,这事就算完结。

石涛在这七人之中是最沉稳的一个人,做事很有分寸,为官多年,做事极有章法,很得皇帝器重。但他过头的话不说,过头的事不做,就连喝酒也是如此,最多喝八碗,多了一点不喝。晋武帝听说后觉得不太可能,就找他来君臣二人喝小酒,表面上是一点点浅酌,喝到投机处,武帝让人又悄悄的给他加了一些酒,然而石涛喝到有八碗的份上说什么也不再喝了,武帝这才相信传言不虚。

要说石涛这么一个端正而有分寸的人,怎么能和其他几个放荡不羁的人能聚在一起,也实在令人纳闷。有一次,嵇康和阮籍到石涛家里玩,他老婆偷偷观察这二位,觉得行为做事很另类,但又不好对石涛明说,就问:你觉得这两个人怎么样?石涛说:能在我心里把他们当朋友的,就这俩人了!想想也是,官场上你欺我诈,表面上你好我好,谁知道心里藏的什么货色,哪比得这二位坦荡?你想想那阮籍,连人家死了个和他八杆子打不着的小妞他都能去哭一场,能不坦荡么。

他老婆经过一段时间观察之后,也改变了看法,对石涛说:我看人家论才学、情趣都比你强,你和他们在一起只能靠见识、气度结交罢了!石涛笑呵呵的看着他老婆说:是吧?他们也觉得我很有气度呢!

这就是石涛,俗话说宰相肚里能撑船,也不过如此吧。做了半辈子官,善始善终,但真正与其余六子弹素琴阅金经的日子也没多少,官身终究还是不由己,那么大的官怎能不忙?后人觉得竹林七贤很逍遥,也不过偶尔罢了,哪能天天没事腻在一起。

向秀(约227年-272年),本是和嵇康最投缘的,两人打铁,天天叮叮当当也乐得逍遥自在,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嵇康就那么仰着不屈的头颅走了,他一个人看着昔日热火朝天的铁匠铺就寂寞了。唉!“相对欣然,傍若无人”的日子是再不可能重返了……向秀黯然地望着铺子前的老树。那里,有秋蝉在叫。

这时候司马昭差人来说要见他,他知道不去不行,就去了。见了面,司马昭说:听说你想做个隐士,是这样吧?向秀说:哪能呢!那都是传言,其实我很想做官的。向秀明白,好死不如赖活着,既然挣不脱那就顺从吧。司马昭要的就是这种效果,天下之大皆是王土,谁敢不从?至少向秀表面上是顺从了,至于内心,我管你个鸟!你只要别捣乱惹事就行。

向秀挂了个官,但基本不问政务,没事就注《庄子》,这是他余生的命,他不能再丢了这点精神上的寄托,否则他什么都没有了。

最好的朋友走了,七贤已是不齐,好色也罢,好酒也罢,好财也罢,都是聪明多才多艺的人,疏狂图一醉,谁又不是难得糊涂苟活于乱世?政治上的抱负没了,浮尘中的理想淡了,那就走向山水吧,让溪水洗涤心灵,让清风吹拂胸襟,让琴声安抚伤痛…但是,现在也不行了。唯有庄子:“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

向秀也死了,年仅四十五岁。

他的《庄子》还有《秋水》和《至乐》两篇没注完,竹片散落在地上,连同那只刚蘸了墨的笔。

他的文采浓缩在传世名篇《思旧赋》里,那是向秀被招之洛阳时,路过昔日七人欢聚、弹琴作赋的竹林,触景感怀思念死去的嵇康、吕安写的。《思旧赋》似乎刚开了头就刹了尾,纸短情长,情深不寿,人生原是如此。

  评论这张
 
阅读(833)|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