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2008-07-02 00:29:03|  分类: 午夜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2008.07.01   天气:小雨/阴   心情指数:(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前言)前几日,《原创视线》的朋友“相思子”留言说:“原创视线圈子要作个电子月刊,所以希望你在散文随笔版块那写篇点评文章,你所点评的文章要求是六月份发表在原创视线圈子里的文章,点评字数300~400.三天之内交作业,你要点评什么文章,自己去原创圈子里选”。(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呵呵这家伙太霸道,要求必须三天交货,(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唉~~虽然那几天正是最忙的时候,但是想想自从被潞人老兄招之麾下,未尽寸功,便是圈子也是很长时间不去的,说来惭愧的紧!(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随之抽出一下午时间来到《原创视线》看文章,把管理员推荐的美文从1日读到23日,篇篇不落,只读的头晕眼花金星乱冒,(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这下倒好,把老长时间不到圈子的文章都看了,越看越是心凉:感情这圈子里藏龙卧虎,个个都是角儿!(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自己就跟那个摘麦穗的人一样,读完了也没选出一篇,因为美文实在太多。无奈,重读!(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到了最后只好拽出一篇印象最深的《石榴花开》,心里狞笑着:嘿嘿~~~本屠夫是受人之托,迫不得已啊,评的不好您就将就着点吧,今儿只好拿您开刀啦~~~(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文字选定,请示相思子,(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你猜那丫说啥:“你智商不会这么低吧?(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让你点评文章也没说非得去圈子里找文章,你经常去看的人家里,找篇比较好的散文文章点评就好了.......我晕!(原创)品《石榴花开》之美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评论文)《石榴花开》这篇文章美在其“真”、美在其“情”,更美在让读者进入了一个淡淡喜悦和绵绵愁思的意境里。

写文言物最忌言而不实,经不起推敲。而言实未必过细,本文作者以“概括”的笔调寥寥数语就将景物渲染的极为生动。尤其描述吃石榴的几处文字很耐品:在回忆儿时吃石榴时作者用了“摘”,而在长大后妈妈要留住石榴时却用了“剪”;同样还是吃石榴,儿时的吃相是“迫不及待的掰开石榴,急切而又小心的把粒粒红莹莹的籽粒放进嘴里,而不会掉下一粒”的馋嘴,长大后是“硬硬得榴皮被扒开,放一粒过了季的籽粒在嘴里,一股甜液溢满口腔”的细细品味。这一“摘”一“剪”间诉说着母爱绵长,一“吃”一“品”中却又衬托出儿女情深。

如果说“真”是这篇文章的骨架,则“情”就是主线。本文的前半部分主线是隐的,主要描写的是物,而到了“榴花热热闹闹的开了一年又一年,我们也长大了一岁又一岁……”之后,作者借物抒情的意图才突然明朗,文字承前启后,颇有柳暗花明之妙,读起来不仅有着叠词的音韵美,也渲染出了小院深深、岁月悠悠的意境美。

意境是散文的色彩主调,它仿佛是优美的画面又仿佛是抒情的音乐,就这篇文章而言,前半部分被记忆中的榴花渲染的明快诗意,而到了中间,随着“榴花热热闹闹的开了一年又一年……”之后画面一转,调子随之变得轻柔舒缓,带着浅浅的惆怅气息,淡淡的文字把读者带入了一个思乡、思亲、想家的意境中,感受其情,沉醉其中。这亦是本篇文章的成功之处:构思看似简单却行文巧妙,对比似乎单一却如虹错落。通篇文字没有冗长的堆砌最是难得。

文章,写几段玲珑字儿不难,但若将文章写出些令人沉醉的意境和味道,却非易事。如此,似乎写文时朴实的情感比华丽的文采更重要,散文素有“美文”之称,或也在于此吧!

 

 

《石榴花开》原文:(作者:风中幽兰)

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一场悠然细雨,拂去了石榴花苞上的飞尘,唤醒了沉睡着的的蓓蕾。院子里那棵石榴树在一夜之间,缀满了艳艳花朵,红的象火,烧亮了小院五月的天空。

我家院子最美丽的时刻,就是这榴花盛开的季节。爱臭美的我,总是禁不住榴花娇艳着的身姿的诱惑,偷偷摘下一两朵盛开着的榴花戴在头上,然后跑去照镜子,左看右看却比不上树上的花儿漂亮,索性拿掉,跑到树下,痴痴的欣赏花儿们的风韵。

榴花单纯而又热烈的开放着,无拘无束,红得象火,艳若彩霞,时间长了,常常会灼痛我的眼睛。而我却不想离去,满树的花儿灿烂的开放着,我脑子里却向往着果实成熟的秋天。

临近仲秋,拳头大小的硕果已然把枝条压得再也抬不起头,妈妈就会摘下那些最先涨破肚子的石榴,分给我们兄妹。那些个大完好的,要留着仲秋走亲戚用,或留着仲秋上完供再分给我们吃。既便这样,也足够让我们雀跃,我们会迫不及待的掰开石榴,急切而又小心的把粒粒红莹莹的籽粒放进嘴里,而不会掉下一粒。

榴花热热闹闹的开了一年又一年,我们也长大了一岁又一岁。院中老树还在吐蕾,我们兄妹也相继走出了小院。老树每年落寞的把花儿谢去,再把果实在高高的枝头挂起,眺望,期盼着游子归来。

秋风已然萧萧吹起,远在异地的哥和弟还没有回来品尝今年的石榴。一场秋雨过后,枝头压得更低,老枝似乎承受不了果实的重量,无力的耷拉着脑袋。母亲用剪刀把几枝最大最鲜的果实连枝剪下,挂到她的床头。我不解,问母亲,她说这样晾干的石榴不会坏,就是皮再干,里面的籽依然是好的,不会失去一点水份。无须再问,母亲是给没有吃上鲜石榴的哥和弟留下的,把它们挂在床头,一定是母亲夜晚睡不着时,思儿的念相吧!

妈妈床头的石榴换过一次又一次,哥和弟还是很少回来,而其间的我也吃过几次干石榴。硬硬得榴皮被扒开,放一粒过了季的籽粒在嘴里,一股甜液溢满口腔,我品尝着美味,感受着母爱,心中油然升起对母亲的愧疚。

曾多次在心里对自己说,一定要回家吃上鲜石榴。我知道当母亲失望的剪下石榴枝,再把它们挂在床头,该是何等的无奈;当她夜不能寐,把目光投向这些等儿来品的石榴时,心中又该是何等的思念。我不希望母亲在一次次的翘盼儿归的失望中,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孤寂的小院。而我却让母亲一次次的拿起手中的剪刀。当母亲再也抬不起拿剪刀的手,我们连干硬的石榴也吃不上的时候,我才真正懂得母亲为何对我说,她最怕听到的一首歌就是:常回家看看。

她是思儿心切,却不忍责怪我们。孩子们亲手从树上摘一颗硕大的石榴,再在她面前香甜的吃下,这样的情景,母亲在心里一定描绘过上百次,可这种简单的幸福却一次次与她失之交臂,也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永久的痛。

“五月榴花照眼明,枝间初见子初成,”如今,衰败的老院里,石榴花一定又在孤寂的燃烧。好想回到树下,重做一回孩子,当榴花再一次插上我的发间,我相信,生命之路我会重新走过,今生不会再吃干石榴。

 风中幽兰博客地址:http://shaoguijuan1968.blog.163.com/

《原创月刊》地址:http://q.163.com/sight/blog/linmei45/24125077200852334523862/all/#24125077200852334523862

  评论这张
 
阅读(457)| 评论(8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