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十年一滴丹青泪  

2008-05-07 01:59:34|  分类: 轻轻一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5.06  天气:晴   心情指数:

 

 

 

 

 

济南盛夏的闷热,若是你不居住于此,实在无法与你说清是怎样的热,它不是南方潮湿的热,也不是北方炙烤的热,而是闷。蒸馒头蒸包子一样的闷热。

九八年的盛夏,我蛰居在西八里洼租住的小屋里,光着脊梁穿着裤衩、拖鞋,吹着风扇,还是止不住汗水啪嗒啪嗒地流下来。一手挥汗如雨,一手细心描绘,终究,做不到“心静自然凉”的境界。

那是下午五点多的光景,室外的太阳很热辣,纹风不动的树上有蝉在叫。那时,我二十一二岁。

一笔浅黄、一笔中绿、一笔青色……,在大多的时候,下了班我便是回到这间小屋里画画。更多的时候是画油画、水彩。如果你不喜欢画画,你不会知道在那片冷暖色调、五颜六色的颜料里浸染着一个怎样的世界;感受不到那些颜料相互交融会产生怎样的神奇;享受不到一幅图像从脑海里飘落在眼前的那种愉悦。是的,如果你不喜欢画画,如果你不会画画,你永远享受不到……

可是现在,我也享受不到这种感觉了。

在十年前的盛夏,傍晚,画完那幅水彩画《冰河》的时候,或许我也想不到,那竟是我到现在为止画的最后一幅画。

我想,我对画画是有着一点小小天赋和遗传的。我的太外公——那个据说是百里有名的医生,他的字很好。我的外公,是个雕花很好的木匠,对音韵也颇有心得,有一点小小的传奇。我的二姨半生坎坷,但我见过她画的“蝴蝶戏牡丹”,见过她“鸳鸯戏水”的剪纸。我的二舅,毛笔字、画画也不错的。而我发现自己有那么一点天赋的时候,是上小学后。

在很多同学拿着复写纸描绘课本上的插图时,我已经能简单的将那些插图画下来了。基本上,老师在台上讲他的课,我在台下书本的空白处画小图儿。山村的孩子没有美术老师,也没有哪个老师教我们画图,我将这点异常归功于所看过的小人书。小人书是我的至爱,从还没有上学的时候就开始看。对于梦寐以求的小人书,父母的奖赏很简单,考试好了就奖赏小人书,因此攒了几箱小人书。可惜家里老房返修以后,加上我离家这么多年,再也找不到那些小人书了,想想很可惜。

自此以后,很多变故,终究我也没去学美术。学美术,恐怕是大学里最费钱的一个专业,家里穷,供不起。到现在父母想起来还叹息,其实有什么好叹息的呢,能供养我到二十岁已经很不容易了。这中间,也错失了些机会,终究是力所不能及。看看泛黄的同学留言录,那些热情澎湃的留言,我很想笑,只是笑不出。

终究不肯舍了这点画家梦,踏上社会以后还是勤于涂鸦,有一点钱便是买了笔墨,下了班把自己关在小屋里独自一世界。也曾把画好的画拿到新世界商城三楼的画廊去卖,一幅画卖个几百块钱,这样的时光并不多,那或仅仅是为了证明自己的这一点天分而已,仅仅为了证明自己还能在这条路上走下去的参照罢了。

后来,看到了一些所谓画家的自我吹捧和相互吹捧,看到了一些沽名钓誉和他们的生活其实并不像那些画一样干净,看到了那些神神叨叨的所谓特质和气质,我突然迷惑。

这样的迷惑是痛心疾首的失望和悲哀。

终于明白,对于仅仅会点涂鸦的我来说艺术之路是如此漫长;对于一点画理基础、技法基础也没有的我来说,艺术之路是如此迷茫。终于明白,在浩瀚的艺术宝殿里,那些璀璨的巨星并不是那些现世里自封的艺术家、画家们。

也终于明白,我画,乃我所爱,我爱,有我所期。

呵!居然有我所期?我期望什么?金钱?名誉?我想是的。

可是我的本意并不是如此。我爱,我所期,我只是喜欢画画而已,故而期待画的更好而已,故而精益求精而已。我,仅仅是为喜欢才画,仅仅是因为看到七彩的绚丽而兴奋,仅仅是因为嗅到了颜料的气息而舒畅啊!可是我却悲哀的看到我将要向另一条路上奔,这实在是可怜!为了生活,为了那些名与利,我将要潜移默化的篡改我的梦想了。

绝不!如果为此要去弯着腰与那些自鸣得意的伪艺术家们为伍,要成为靠卖那一张几十元的画片为生的画工,实在是污染了艺术在我心中的圣洁。我不知道,即便,假如,有那么一天经过磨砺,我画的画好了一点的话,那些画是否还如我当初心中处子般的清纯。

我想那一定是有疤痕的,我不需要那样的疤痕来成就我。我要它在我心中无暇的清澈,即便我的画是丑陋不堪的。

与其污染,我还不如跳到另一个染缸里浸泡!我工作着我的工作,我做着我的事情,尽力的,愉快的,为了生活的物质更丰富些,做着象所有人一样与年少之梦毫无瓜葛的事情。

 

十年一梦,在我生命最为清华的季节,整整十年不闻丹青事。

 

工作的繁忙,生活的琐碎,从此未真正动过一笔,画过一幅。常自安慰:等我老来,不再工作,有了点积蓄,我再去画吧,老有所乐,再无企图。

只是,在阴雨绵绵的时节,独撑一把伞,走在路边的人行道上,还会在偶尔路过的画廊前驻足,忍不住走进去,在观摩中静静地为那些颜料、为那些油彩的气息悸动。真的,那种画廊里特有的气息常常出现在我鼻息的幻觉里。

也常会因此默默地走回家中,折一只纸飞机,画上两笔单调的线条丢出去。“又一只鸟儿飞走了……”我这样看着纸飞机飘远,心里默想着的时候,你不会知道,我很期待有一滴清泪顺着眼角滑落。

可是我很失望,竟然一直没有这样一滴泪水温暖地滑过脸颊。

 

 

 

 

 

 

 

 

 

(后记)几天前,在车上看到路边“徐悲鸿原画展”的画展广告,悄悄的记下了订票电话,只是时至今日也没顾上去看画展。前天,见一朋友用油画的技法去临摹一幅国画,那种橄榄油浸过的效果很像国画里水墨的味道,自己不仅手痒,回家也悄悄地找出尘封的颜料,比葫芦画瓢同样临了一幅,今日贴出来,请朋友勿见笑,毕竟十年不动笔了。需要说明的是,这算不得真正画画,只是兴之所至,潦草临摹过瘾罢了。

另,在那些旧去的时光里,忘不了在县城羽绒服厂工作的刘毓忠老师(他曾经办过一个暑假美术学习班,结果报了名的只有我一个人去上了课,学了21天的素描。那时候在西山上还有一个姓于的老师办的学习班,他们兄弟两个皆是中央美院出身,可惜收费太高,没有去。)再一位是山东省画院的张培明老师,(多年之前,他在山东画院的展室举办个人画展,我一下午在那里观摩,流连忘返引起了他的注意,由此相识。曾多次到他在鲁绣集团的办公室与他攀谈,受益良多。)

十多年未有联络,不知今日二位老师造诣更深否。欲联络,实在愧对。若良师有缘读得小文,必然知我。

 

 

 

  评论这张
 
阅读(739)| 评论(9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