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梦里乡关  

2008-02-01 04:32:39|  分类: 午夜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1.31  天气:晴  心情指数:

 

 

 

 

每到年底,愈发掂记那个遥远的村庄,遥远的村庄里这个时节有着浓浓的年味,有着白发爹娘。

每日坐在车里飞驰于城市东西南北的街道上,车来车往,人流泱泱,有时心情却极其黯然。我不知是不是所有背井离乡,或是在这个城市已经居住下来的人们也有这样的心情,我是有的,并且随着年关的脚步愈加强烈。春节不能回老家,已经成了耿耿的一个情结,成了一个厌倦这份工作的源头。

终不能因为这就抛弃了工作吧?可终究是舍不下爹娘啊。他们都是快六十岁的人了,子女均已离巢纷飞,想到大年夜里,鞭炮声中,若大的房子里少了儿女的欢声笑语,心里常是戚戚。而我,更是不孝,似乎从十七八岁离家,已经很少与他们在一起过春节了,所有对于年的记忆,都浓缩在童年里,浓缩在踩着板凳贴春联、年夜里包饺子、吃年夜饭、初一早上拜年等断断续续的片段里。那时候家是穷的,那时候天是冷的,正因如此却更显温馨,热气腾腾的饭菜香里,酒醇人亲的欢笑声里那是一年最舒朗的光阴。

岁月却瞬息把时光拉远了,拉大了我,拉老了爹娘。似乎从某一天开始,我再不愿意长大;似乎从某一年开始,爹娘年年衰老。岁月把子女的稚气从爹娘的欣慰里抹去时,看到的是成熟,而我却从某一天开始,突然不见了爹娘年青的模样!这种感觉是恐慌的,恐慌的我常常内疚,常常自责。

这种内疚的自责常让我想着把工作做得更好一些,好在聊家常的时候让他们多一些欣慰,尽管我知道这种让他们自豪的方式很俗气。可是除此之外,对我这种笨人来说,又实在没有更好的方法让光阴在爹娘那里慢走一拍。我不仅拽不住光阴的脚,也左右不了自己的脚步,比如这过年,我便由不得自己回到故乡陪陪他们。

我很羡慕那些候鸟一样的年轻人,他们也在工作,但是他们是短工,他们可以在年关将近的日子里飞离这个城市,回到那个不管遥远还是偏僻的角落里,在树林丛中的一户人家里安歇,那里该有一个温温暖暖的窝,再冷的风吹不进,再浮躁的心灵都可安睡,春暖花开的日子里再飞向远方。可是我不能,这只鸟已经退化了翅膀,适应了某一个地域的温度,梦湿乡关,也是某一夜风雨惊醒时。

我羡慕那些在这个时节里扛着大包小包回家的人,对我来说,无论他们在这一年里收成怎么样,他们都是幸福的。我该微笑着看着他们匆匆的步履去祝福,祝福他们一路平安,祝福他们合家欢聚,可是我却笑不出。我想,这是嫉妒吧。

每年回家短短两三日,爹娘都是说,过年回不来就别回了,家里冷,俺都好着呢!匆匆去时说,匆匆来时说,总要重复好几次,送到村口小桥上车了还要说。这话相聚时感觉不到什么,回到城里再想心里、眼里总是酸酸的。

光阴啊!我多么希望你的脚步慢一些,再慢一些!不要把我与树丛中的人家拉得那么长、那么远,那里有我白发爹娘……

 

 

 

(后记)今日从老家回来却睡不好觉,只好写篇日志聊以心情。托各位的福,家人都好。在此,也祝愿那些在路上的朋友,或是即将回家的朋友,旅途平安,家人安康!(路上天冷,多添衣服)

  评论这张
 
阅读(550)| 评论(8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