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一个你看不见的春天  

2008-12-15 00:21:25|  分类: 轻轻一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一个你看不见的春天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2008.12.14    天气:晴      心情指数:(原创)一个你看不见的春天 - 俊朗的阳光 -         临街的窗      气温:-3℃-8℃

 

 

 

 

 

 

单位的东大门出去,向东拐不远便是一条长长的小街,小街的两边是老旧的居民楼探出的小小院子,小小的院子里又常有茂盛且葱郁的蔷薇探出来,那沉沉的花朵压弯了枝条,隔着铁栏又探到了街上,待人走过时撒撒娇,摇摆着颤一颤,花香洒落一路,满街弥漫。

小街,比起喧嚣的大马路这里是安静的,比起直冲云霄的摩天大楼这里是安静的,比起西装革履夹着公文包匆匆而过的人群这里还是安静的。

你看,这新与旧,静与动,相邻而居却又相处和谐。

当然这是在春天、夏天或秋天。冬天,小街上落着枯灰的叶子,小院里是光秃裸露的枝条,衬托着后面的老楼愈加陈旧。

冬天,小街是萧索的。

但小街的尽头却繁闹不改,那是一个大市场,鸡鸭鱼肉青菜五谷应有尽有,那边上有几家小饭店,因了天时地利生意繁忙。

我是经常在中午的时光里溜达在这条街上,那街的尽头有我寻寻觅觅吃了无数小店后固定下来的一个小饭店,单位伙食不好的时候我便到那里填肚子。至于每个月有多少日子在这里吃饭,大概有二十天左右罢,剩余的那十多天不是休班便是去了别处。

天气晴好的时候,常见一个老人坐在小街一个院子的门口,穿着臃肿,头发花白,神态安详,脚边卧着一条银灰色的大狗,大概那狗也老了,人从边上走过去也不爱抬头看一眼。老人经常在这里鼓捣一个旧手风琴:《天山儿女》、《绣红旗》、《保卫黄河》、《送别》等,琴虽旧但音质还好,小街上悠扬的琴声和老人孤独的身影都是那么突出,那么特别。

总觉得老人和他的琴声让这条冬天的小街更加空寂了。

他应该是个老军人吧?不然他怎么喜欢那些和军人有关的老歌呢?那么那个陈旧的手风琴也该是有一段故事的吧?比如和一个情意深厚的战友,或是和一个年轻美丽的姑娘有关?如果是,他们今天又在哪里呢,是已经故去或是在某个远方?如此,老人在这些歌曲里该有一些怎样的回忆?这些歌曲又会唤醒他怎样的记忆?

他没有泪,没有笑容,没有言语,没有表情,完全是自娱自乐的沉在音乐里,至于谁路过,谁听过音乐与他全不相干。

不知他有没有亲人,有没有子女,或是有的,可能也在远方,可能也是工作忙。也或者他什么人都没有了,只是当年南征北战随军到这里而留下来……

战士,老红军,我常为这些从枪林弹雨里走过来的军人而充满肃敬。

我们每年都要邀请济南荣军医院里的老红军们搞一次活动,每次来,那些七八十岁的老军人都穿着医院特有的病号服,带着勋章,排着整齐的队伍在马路上拖拖而行,到了地方也是自觉的排成纵队,稍息、立正无不整齐划一。他们老了,但是那些行伍的动作要领却如同生了根一样长在了身体里,至老不忘。

升国旗的时候,尽管他们已经年迈,却依旧站起来,努力地挺直身体,保持着肃立的站姿,虔诚的仰望国旗。那一刻,你怎能不感动?他们就是共和国的脊梁!可是看着自己拼死打下来的江山,望着迎风飘扬的鲜红旗帜,他们又在想什么?我想还是忠诚。

记得那一年,在活动的最后我们的员工特地为老红军献上了一首大合唱《救国军歌》:“枪口对外,齐步前进!不伤老百姓,不打自己人!我们是铁的队伍,我们是铁的心,维护中华民族,永做自由人!”当歌声唱响的时候我们惊诧看到台下的老红军全都齐刷刷地站了起来,泪花在他们眼眶里泛动,打着拍子与台上的年轻人共同歌唱,他们可想起了风华正茂的自己?想起了炮火连天奋勇杀敌的当年?想起了吃不上穿不上别离父母妻儿上战场的日子?

风吹动着衣角,拂动着白发,阳光照耀着满是皱纹的脸庞和胸前沉甸甸的勋章,老红军们认真的伴着旋律,目不斜视,歌声低沉而铿锵有力,如声声闷雷让人震动,似重重铁蹄撼人心扉。这歌声充满着对信念的力量,包含着对信仰的坚定,让我至今难忘。

由此,我特别留意小街上的这位老人。

遇到的次数多了,我难免不在心里揣摩老人的故事,在心中隐隐为他悲怅,并想到其它。

有时我在想,一个人有自己的生命期限,那么一座老楼,一条老街,一个城市,一个国家,是否也有自己的生命期限?你相信么?一个城市会死亡,一个国家也会死亡,这种死亡不是朝代的变迁,而是真的没有了,成了废墟。比如楼兰,比如巴比伦,比如苏联,比如南斯拉夫……这般的死亡今天有,将来也会有。如果说人的生命期限是生物不可逾越的轮回,那么城市与国家呢?它们也有轮回与消亡么?又是什么影响了它的生命周期呢?这个问题太复杂,我不晓得。这只是路过小街而引发的小感慨罢了。

有一天,我再路过老人身边时下意识的抬了下头,猛然望见了二楼阳台窗口里另一位头发花白的老人。彼时,她正将手臂撑在窗台上托着脸聚精会神的听曲儿,可是我贸然的停住仰望却惊了她,那位老人很不自然的换了个姿势又觉不妥,索性将头躲进了窗里,似乎那脸上还带着一丝少女般的羞涩。

真是尴尬,我为自己贸然的停驻而深感歉意,微笑却默默地荡漾在嘴边,为自己的冒失,为自己对拉琴老人猜想,也为他欣慰,更为了慈祥老太太的一瞬羞涩而莞尔。我从来不知,这羞涩是要伴了女子一生的,无论她年轻与年老。是因为有爱在吗?我想是的。

我突然觉得这个冬天不太冷,这条小街不萧索,老楼延续着故事,小院里蔷薇暗绿色的枝条盛装着一个你看不见的春天。

 

                                                                                                 The trace of sunlight

                                                                  2008.12.13

 

 

 

(后记)应邀而写的文字,时过半载未能赴约,深感歉意,好在这一年还未过去……请朋友们就文字多提意见,谢谢!

                                              

 

  评论这张
 
阅读(659)| 评论(7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