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伊 人  

2008-01-08 00:50:17|  分类: 自写自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08.01.07    天气:晴    心情指数   

 

 

 

 这场冬雨,从到这里的第二天开始一直未停。

 窄窄长巷,雨丝簌簌落下,打在一顶顶或黑色或彩色的伞背上,晃动地伞底下,人人低着头,踮着脚尖小心前行。

 鹅卵石铺就的街面,早已被岁月磨踏的高低不平,高的地方,鹅卵石在雨水冲刷下滑滑的泛着光亮,低的地方,已经缺失了鹅卵石,顺着房檐流下的雨水穿过低洼,变成黑色的泥水汇集这里,形成一个个脏兮兮的水坑,每有自行车走过,路人都要立住脚步躲闪开,等到车子过去,再一步步地前行。

 抛却咫尺繁华,时光在这里驻留。

 我再不犹豫,抛开阿健大踏步走在前面,十多年前的暑假里走过的小巷风物依旧,除了两侧店铺的招牌有所改变,似乎今天既是昨天。所不同的是今日是阿健陪我来,昨日是我陪明子欣欣然前往。

 也是低沉沉的天空,簌簌的细雨,明子与我玩赏前行,时而驻足边上的饰品店里,拿一把檀香小扇问我送给“秋水”可好?我实在不明白,人家明明不叫秋水,为什么偏偏一口一个秋水地叫。明子嘻嘻一笑,秋水伊人嘛,那自然是秋水!由得他去,有情人眼里叫个萝卜咸菜那也由得喜欢。只是若叫这女子“萝卜咸菜”实在对不住伊的才华和容貌,如此看来还是叫秋水好些。

 伊,细高挑,瓜子脸,眉清目秀,靓丽中透着傲气。那个暑假,阿健事先约好我与明子到他的家乡游玩,并不曾说起有位美女同乡。等到上了火车坐定之后,阿健身边的这位美女早已点亮了周边男生的眼睛,我与明子坐在阿健对面,我的前方是阿健,明子的前方是美女。略作介绍,伊并不扭捏,嫣嫣浅笑,粉唇微启,露出半排乳白如月而整齐的牙齿,当真是明眉皓齿、光彩照人。后来明子说那一刻他便喜欢上了这女子,昏沉沉醉酒发烧一般,无药可救。

 这一路风情自不必说,明子大献殷勤,彼女子从容对应,看不出喜与不喜,谈典故、论学识伊毫不落下风,大才子点秋香好不辛苦。明子却只怨这十六个小时的车程太近了些,到了阿健家里还一直叹息有辱师门。我与阿健只好安慰说,虽不同门好在同师,机会还是有的。

 本是打算小住一周便要回家去,无奈明子不舍伊人,这一个假期只能由着他消磨时光了。自古多情出年少,那一个又不是?

 伊的家就住在这小巷深处,阶前有两株高高的芭蕉,廊下一溜蔷薇,临街一间门面,一侧是朱漆的大门,门槛处两只小石狮子,想是年岁已久,狮头已磨得油光发亮,院内一株两丈余高的老槐树,枝叶压过门楼探到街上,老远便看得见。今日我自然是循着老槐树做标记找这户人家,到了,前面就是。至门前,阶前的芭蕉与蔷薇早已无踪,门面里也不再是云吞店,而是换了丝绸铺,自然是不识的人家。好在朱门与石狮尚在,只是锁了大门,不知人去了哪里。问隔壁丝绸铺老板,拖着浓浓的当地话说她也不晓得去了哪里,好像已经几天不回了。哦了一声,好不惆怅。

 记得那时明子总是拖了我来找伊,心里暗笑一个大大的小伙子竟不敢独约佳人,想来也是怕她的母亲怪罪吧。来的时候,有时是穿过了云吞店从后门进去,有时是从大门进去。其实只要在门外听听院子里有无大提琴低沉的调子,便晓得伊在不在家,伊时常坐在院子里的大槐树底下拉大提琴,我和明子便是来“听琴”的,只是两人心都不在琴音上,一个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一个是对音律一窍不通。三个人常是极少言语,寂静地只有那低沉的琴声与风吹叶子的唰唰声。

 我有意坐的远一些,抬头看天,越过院墙去看她邻居家的山墙、爬上房顶的瓜秧,或是看伊家院子里的景物。那院子共是六间上房,却是旧房子,雕梁画柱的斑驳里昭示着它旧时的风采,廊下也是种了蔷薇,郁郁葱葱,从东到西。院子是寂静的,伊的父亲在外地为官,母亲在机关上班,她的两个哥哥,一个留学国外,一个在京谋职,如果她不回来,大多时候只有她母亲一人下班时在家。有时我也能沉湎于曲子里,在那一曲曲《天鹅》、《往事》、《船歌》里沉醉,轻风吹过,花漫枝头,灰瓦粉墙,思绪飘的远远……

 偶尔几个人也去游山玩水,骑了自行车,纵情野外,青山涟漪,碧水浅涧,却又是另一番乐趣。

 这次外出公干不曾想会碰到阿健,同窗多年不见自然欢天喜地的亲热,短叙不足,好在城市彼此不远,阿健遂邀之家中做客,见过了他的妻子、孩子,孩子已经六岁了,男孩,高高瘦瘦,颇有阿健年轻时的风骨。两人彻夜把酒畅谈,以前种种想来也欢笑,也叹惋,也惆怅,而又好像是昨日地事情。自然说到了明子与伊。明子在我居住的城市,由我作答,伊在他的城市,那便由他叙说。

 阿健说这几年他与伊的联系也不多,虽在一个城市毕竟都已成家立业,不再是以前的孤家寡人。明子最终也没有追上伊,伊毕业后回到老家在一个事业单位上班,老公是她父亲原来的同僚、地税局长的公子,原来某企业的一把手,说来算是门当户对,但到底是公子出身,丝毫不将伊放在眼里。呼来喝去不说,伊看书他说是假正经,伊拉琴他说是附风雅,三来二去两人便开始吵架,据说老公打她特别狠,一次居然踹的伊半月没出门,身上青一块紫一块那更是常事。心高气傲的伊苦闷无处可诉,两家都是名门望族,此事万不可让父母作难,对朋友说又怕被人看了笑话,一来二去逐渐和同办公室的一有妇之夫亲密起来,据说有一次竟被老公捉奸在床。

 事情闹到这般地步,两人办了离婚手续,伊也调了单位,算是重新一个新开始,谁知又闹出了风流艳事。事情是新单位某同事的老婆怀疑老公不轨,伊美貌,况以前有过韵事,遂认定是伊勾引了她老公,这一番闹,泼妇般找了领导又找伊,当面质问,百般辱骂。伊一家均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受的了这些,找人教训了那妇人一通,然妇人百折不挠,事后跑到办公室,当着伊的面喝了农药,虽然救了过来,但此事据说闹得当时满城风雨,伊再难呆下去,只得又调了单位。

 事有凑巧,在新单位伊又遇上这么一档子无名冤屈,再次背上勾引男人的黑锅。如此三番五次,兄弟父母也怀疑起伊来,处处数落她的不是。两年多的时间经历颇多屈辱,伊性情大变,化浓妆、抽烟喝酒,日日糜醉不休。后来单位也不敢要了,娘家也管不了,小巷的那一处老宅给了伊安身,亲人再无往来。至此,伊越发没了顾及,凡是看上眼的男子,三杯落肚便是郎君……

 说至此处,阿健与我均是叹息不已。想来那时的伊必是孤苦无依,在最需要亲情、友情来支撑宽慰的时候,却一个个抽身离去,触目所及除了冰冷便是鄙夷,万般怨愁只好慰藉酒来诉。她又是一个高傲之人,从小便是在喝彩声里长大,哪受过这种没有天日的生活?只是生性好强,一个人行尸走肉般硬撑着不倒而已。此时若是哪个男子温存一下,关怀一下,便如冻僵之人抱住火盆一般,灼肉而无痛,激情放纵地背后或许是她灵魂稍安的最后所依,是她不让躯体冰冷下去的唯一理由。

 自古红颜多薄命,人生却又有哪些命运靠自己掌握?

 阿健也是几年不见伊了,今日约了他来探望,也是尽一尽同窗情意而已,一个心灵扭曲的人岂是三言两语所能转变的。却又未见着伊。想当年,伊是何等的妙曼温婉、洒脱靓丽,仿佛隔着朱门还能听见那低沉的大提琴声,思她今日沦落,不仅更多了惆怅。不过回头想想,她也未必是想见我们的,就如我刚听了伊的遭遇,曾激动地想打电话把明子叫来一般,或许她更愿意把我们的记忆拉回十多年前,拉回那棵大槐树下的琴声里、拉回那菁菁校园里罢!

 拜见不得,轻轻一叹,这事也就放下了。

 隔天下午,阿健的电话又打过来,说是好消息,他联系到伊了,问我要不要见上一面,然后又不待我回答,说,还是见见吧,回头我开车接你。

 路上我才得知,伊现在市区有两三家门面,是某品牌化妆品的区域代理人,已经算是小有成绩了。至于具体详情,阿健也是一问三不知,只说是从朋友那里好不容易寻到伊的电话,其它情由并不知晓。到时伊已在酒店大堂内等候,乍见之下,恍若当年秀丽模样,只是瘦了些,似乎还高了一点,多了成熟少了青涩,完全不似阿健所述的浓妆艳抹、妖里妖气。宾主落座,相言甚欢,若不是伊自嘲般说这是自己的二次复生,单从那红酒浅酌、谈笑风生的脸上又怎能看出昔日糜态。中间有两次我想提一下明子的,总是话才张口便被伊巧妙转开。按伊的聪明必然猜到我已知她这些年的光景,自然也猜得明子一定生活的很好,潜意识里自然也是在告诉我,她不想让明子知道她的遭遇,或甚至不要对明子提起我又见过她。

 临走到门口时她转头对我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其实我一直没喜欢上一个人。

 我含糊的应了一声,看她含笑离去,脑子里却一直盘旋这句话,不知她是对自己这些年情感遭遇的表白,还是对当初辜负明子的歉意,或是对他们那段美丽时光的留恋。只是觉得仿佛一口白酒横在喉头,嘶哑哑地苦,欲吐还休,欲咽还休。

 我们无从得知她是遇上了哪方高人,还是自己经历了怎样不为人知地痛苦挣扎,走到了今天这一步,但从心里我不得不说,这个女子不简单。也决定不将这段故地重游的经历对明子谈起。

 若是哪天明子再感叹当初年少时,我或会轻淡淡地说一句:人家那女子心里是记得你的。

                                                 2007.12.29  夜

  评论这张
 
阅读(884)| 评论(9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