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茶花漫路为谁开?  

2007-08-17 01:31:16|  分类: 轻轻一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印象里,济南的冬天很少下雨。

也只是在印象里,记得孟庭苇唱的一支歌《冬季到台北来看雨》,似乎还有一首《无声的雨》。现在,我正坐在高高的玻璃窗里面,看着外面的毛毛细雨将这个城市笼罩在迷朦的雾气中,没声没响,空旷的让人落寞。

流行这些歌曲的那个年代大概是94年的样子,那时候我还在一个小城里,八角型的楼,一圈的窗子,窗子的前方不远是一条大马路,右前方一条河弯弯的从马路下面的桥洞里穿过。站在窗子里可以俯视半个城市,看着马路上人来人往,很年少的寂寥,很年少的憧憬。很无聊的从窗子这头迈着大步度到那头,再走回来,地板传回很响的声音。安静下来,看着窗外,看着窗外……。

那时候,我不知道十年以后的自己是什么样子,也不知道十年以后这座小城会是什么样子。

在另一层楼的角落里,堆着许多杂志,大部分是济南军区的一种叫做《前卫》的杂志,从上一年到这一年的,好多。还记得那个杂志的主编姓张,闲暇里写武侠小说,笔名“全庸”,那时候流行武侠。人是很熟的,个子一米六多,大校衔,据说是初中毕业,一切皆靠自己奋斗而来。杂志里都是兵的文章,密密麻麻。很无聊的翻看,在霏霏细雨里坐在书堆里睡去,感觉很奢侈,那么多书,书做被,书当床,书做枕,还有那种书籍和油墨的味道,记得那时还写过一首小词,至今清晰可忆:

梅雨时节  杏子红时

至今常忆

武家有女阿琴

年少爱游戏

眉如新月发如云

不识愁 笑语盈

 

三两鸡鸣  几竿疏篱

蜿蜒小溪

恍惚又江南

思来无限诗词

只是不堪忆

楼空不闻人痴语

花谢去  夜惊雨

 

找支铅笔写在一个角落里,不知道现在还有没有?路边音像店里的歌曲传过来,最多的时候就是孟庭苇的歌,自己也会跟着唱。

一晃十多年,似乎都忘记了那段时光,如果不是这场冬雨。

也真是怪了,今年济南的冬天特别温暖,温暖的让人焦灼,该下雪的时候却下起了雨,树上的叶子黄绿斑斓竟然没凋多少。草地已然是绿的,一点枯草在里面,加上细细的雨丝,若是不记季节,倒是真让人感觉这是春雨簌簌的景致,似乎这场雨以后,小草会更加翠绿,柳树就要发芽了,燕子是不是也要回来了?

可是没有雪的冬天毕竟是让人遗憾的。这场雨下了两天了吧?一直是细雨菲菲,如同这零星的闲散时光,被一点点切了去,抛洒了去。

 

这篇文章通篇文不对题,题目,记录的是一种心情,文章,记录的也是一种心情。今夜,济南又是秋雨霏霏,只是初秋的季节,雨没有那么萧索罢了。这雨已经是下过一天一夜了,不知何时方休,记得去年冬天时写的这篇小文,再读之时又是雨绵绵,且作记忆罢。

  评论这张
 
阅读(505)| 评论(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