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临 街 的 窗

因为有你 我的世界 成为小小的天堂

 
 
 

日志

 
 

(原创)秋日物语  

2007-11-09 02:54:41|  分类: 自写自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2007年11月9日

地点:老院

主人翁:桌子   盆景   荆条

 

(一)早晨

桌子是早上被买回来的,院子里一放主人就急匆匆地走了。

桌子瞧瞧这边,看看那边,盆景在眯着眼睛晒太阳,墙角那丛荆条在低着头打瞌睡,似乎它们已经习惯了这种沉默。

 

(二)盆景

这里可真安静。

桌子颇感无聊,它决定打破这种沉默。扭头跟旁边的盆景说话,妹妹,你长得可真好看,来这里多长时间了?

哦?你说我吗?我来这里十五年了,很小就被主人从山里挖来了。你觉的我长得好看?盆景伸了伸腰懒洋洋地看了桌子一眼。

嗯!好看!桌子恭维的说,它要将话题延续下去。

可你不知道我在这里受了多少苦,那个疯子一样的主人从一开始就虐待我,给我很少的肥、很少的水,因为他怕我长大,长粗。并且他把我的枝条都用铁丝绑了起来,反复的绑,反复的勒,你看看,你看看我的这些伤痕!盆景抬起枝条,露出那些被勒入骨肉的伤痕让桌子看。

桌子不忍心看下去,盆景又说,你看看我的这些枝叶,这些伤疤,这是那个疯子剪的!每当春天来临,我想伸展一下腰身,想着长得茂密一些的时候,那个疯子就来了,隔几天就剪我一次,那明晃晃的剪刀,剪去了我随意而柔软的枝条,剪掉了我肆意长出来的叶子。你不知道,那有多么的痛,我是多么的不舍,可他还是剪,一次次,剪的我遍体鳞伤……

盆景说到伤心处,不仅呜呜的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那个疯子!它不仅折磨我,还侮辱我,在我的身上用刀子刻,你再看看,这个洞就是最好的见证!我看着自己的血就这样淌下来……。盆景有些泣不成声了。

那你可以反抗啊!桌子一边安慰盆景一边说。可是这又多么苍白,它一棵植物,不能跑不能跳,又能反抗些什么?

我是反抗了,刚开始,他越剪我越生长,他越勒我越挺直了腰身,可是那有什么用?我最终还是在他的剪刀下屈服了,停止了抗争,任他摆布,现在,我已经习惯了……。盆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停止了哭泣。说说你吧!桌子老兄,你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

 

(三)桌子

我是随着一滩鸟粪落到那片山林里的。

桌子的思绪又被带到了那个青翠苍郁的山林,那里有他的很多兄弟姊妹,有山花,有小草,还有涓涓流淌的小溪从身边流过。

     桌子说,很早之前我就立下志愿,将来一定要成长为栋梁来实现自己的价值,所以我在很小的时候就注意自己的成长,从并不肥沃的土地里努力吸收营养,不象伙伴们一样贪玩的四处伸张枝叶,为了我的理想和目标,我仰着头向着蓝天伸张。我的努力没有白费,我逐渐的高出了周围的伙伴,长得挺拔壮实。

噢,那不是很好吗?盆景有些羡慕桌子了,因为盆景还长在山里的时候,也有这样的梦想,那个时候,它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走出大山,一定能够走进外面的大世界,可是这一切都被那个该死的疯子给毁了。

桌子接着说,是啊,我到现在都在怀念那段时光。可是有一天,我听到有很多人在吵吵嚷嚷的朝这边走来,我想,成为栋梁的机会终于来了!于是我拼命晃动枝干,惊走了歇息枝头的鸟儿,也吸引了伐木人的注意,我忍着疼痛让他们锯了我,又被运了几天出了大山,到了一个很大很大的加工厂,那里有很多像我一样的木材等待自己效力的机会。

盆景简直有些嫉妒桌子了,为什么它的命运这么好呢?但没有打断桌子,继续听它说。

我比较幸运,因为长相好被老板一眼看中,我心里真是激动极了。接下来,我先被扒皮,接着又锯成了几块,疼得我心都碎了,但为了成为栋梁,我忍了。谁知接下来我又被锯成更小的木料,我这才知道大事不妙,于是我拼命的呼喊,告诉他们我要做栋梁,但是可恶的木匠根本不听我的解释,也不给我反抗的余地。我就这样一下下被擢空,被锯的七零八落,又被拼凑起来,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桌子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盆景听呆了,忘记了自己的伤痛,天呢!你简直太不幸了。那后来呢?盆景问。

后来?后来我被一家大户人家买走了,但这也是一百多年前的事了。那时候我很悲伤,也很后悔。我后悔为什么自己那么急不可待的想成为栋梁呢?为什么要吸引伐木人呢?如果我再等上几十年、上百年又怎样?如果我当时能够等待,我不会沦落到做一张桌子。也许这就是命运,在大户人家做桌子也没什么不好,多少也算是有用之才吧我想。但是后来又起了变故,我的主人家衰落了,我也流落到一个村夫家里,尘满面鬓如霜的苦熬了几十年,最后竟被丢到一间废弃的牛棚里,成了一个废物,因为那个村夫说我的样子太陈旧了,说我是百无一用的废物。

噢!天呢,你真的太不幸了!盆景难过的摇着头,不知该如何安慰桌子。

是啊,但是这又怪谁呢?桌子伤感地说。还好,今天早上你家主人到那农夫家里把我买了来,当我再一次以为机会到来的时候,可是你看看,我又被丢在这里了,我怕是真的成废物了……。别难过老兄,至少在这里有我呢,还有荆条爷爷!盆景看了看荆条对桌子说。

荆条!荆条!你倒是说句话呀!盆景喊荆条。荆条停止了瞌睡,茫然的抬起头来,我说什么呢?你的不幸、它的不幸我都听了,可是你们经历的事情我都不明白,也没经历过……

没思想!盆景白了荆条一眼。荆条笑了一下,继续打它的瞌睡去了。

盆景和桌子对望一眼,它们倒是有过思想的,可是想想自己受的那些苦,到现在又怎样了?还不是和荆条一样呆在这院子里?当那些憧憬被打磨殆尽后谁能说谁没有思想,没有抱负呢?

它们再无言语,院子又寂静下来。

 

(四)荆条

傍晚的时候,一群人走进了院子,他们很认真的看了桌子的材质、成色,然后小心的把它用棉布包起来抬上了汽车。被抬上汽车的还有盆景,因为它的造型太漂亮了,买桌子的人是这样说的。

桌子和盆景不舍地看了荆条最后一眼,荆条默默地祝福它们,它们的价值终于实现了。不久的将来,它们将会走进众人瞩目的国际展会,在赞美的目光中展示沧桑或是芳华。

一只蝴蝶从荆条的头上掠过,又飞了回来。

你快乐吗?荆条斜着头问蝴蝶。

我很快乐,蝴蝶说。

为什么?荆条问。

因为我飞不过秋天,在秋天还没有完全过去的时候,我要快乐的舞,最后的舞。

那又是为什么?荆条问。

因为我天生就是一个舞者。蝴蝶说完问荆条,你是什么呢?

我是荆条。荆条微笑着看蝴蝶翩翩而去,悄无声息的闭断了自己的筋脉,它看到了那个被盆景称为疯子的人提了好多的钱,它知道再过几天这个院子将不复存在了。那个疯子曾说过,等他有了足够的钱就把这个院子重新翻修一下,现在,他等到这一天了。荆条不想被断砖烂墙砸死,也不愿意忍受盆景的痛或者桌子的苦,它选择安然而去。

没有谁,至少那个疯子不会在意或者留意一丛荆条的死去。

 

(五)老院

老院终于返修了,推倒院墙重新挖地基的时候,那个被盆景称之为疯子的人惊讶的发现,这丛荆条下面的根层层叠叠,密密实实,凹凹凸凸,弯弯曲曲,缠缠绕绕,与大地紧密相连,与泥土朝夕相守,坚韧而顽强地深扎于岩石的缝隙,更有些小块的石头被龙爪一样的主根抱在了里面,与根茎凝结成一体,

这丛根,被保留下来制成了根雕,疯子给它起了一个没有名字的名字:荆根。

 

 

(精彩点睛)

往事随风

我们以自己的意愿改变着我们认为可以改变的东西,直到它们面目全非,而我们还沾沾自喜,以为我们很成功,其实都是一些疯子。

 

清池碧荷:

表现的,爱反抗的,怀才不遇的,愤世嫉俗的,深藏不露的,最后都没有逃过疯子对它们的利用。

 

小小的船:

有时表面的刻意追求,倒不如背后的默默积蓄来的稳妥而长远。

 

 

(后记)写这篇日志的时候,不知为什么,我老是想到我的朋友绵羊,在心中挥之不去,其实这中间又彼此没有点滴关系,缘于何?说不出所以然。 07年11月9日  凌晨

 

  评论这张
 
阅读(920)| 评论(6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